PVG  ART

MENU | EN

城市——两个年轻人的目光

 

城市图像一般指关于城市浮现在心中的具体意象,有时候也指具体的城市景观。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何谓“城市”?也许,生活在当下城市的人们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出生在城市或长期生活在此。对他们而言,城市就如呼吸的空气,就如长在自己身上的皮肤,就如亲人,无需做出明确的定义。尽管如此,为了了解城市带给我们生活的意义,笔者还是想与大家分享关于城市的思考,并试图通过这样的分享,更好地剖析两位年轻艺术家艺术家——王小双、朱佩鸿对待城市的态度和想法。

 

光鲜的外表、便捷的服务、每日的车水马龙和紧张的生活节奏,以及在人与人间充斥的冷漠和怀疑,这大概就是人们脑海中对城市的普遍印象。我们所熟知的一系列城市现象均是货币经济的衍生物,并在货币经济所强调的交换价值中得以深化。货币经济是城市做出的必然选择,在这种经济模式下,出现了“消费者”这样一个脱离生产和劳动环节的身份;所有物品的使用价值被迅速淡化,最终只保留下其交换价值。在此,笔者之所以简略提及货币经济的出现、劳动和消费的分离以及对交换价值的极端放大,是因为当下的所有大城市均是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的,并且货币经济的影响力还在日益增强,因此货币经济及其相关问题便是解释这些大城市社会现象的核心所在。事实上,人们不断求新的欲望支撑着大城市的运转,而大城市也持续刺激着人们无止境的欲望。城市,也许可以定为便捷和光鲜的代名词,但其绚烂背后是孤独不安、被排斥感以及所谓的“文明疲劳”和忧郁烦躁,这一切与城市如影随形。这也就是说,现代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后,早已放弃了对生命意义的探寻,生活得像一具具失去魂灵的驱壳,在匆匆忙忙中消磨尽所有时光。这令人想起二十世纪早期的文学家波德莱尔对城市生活的描述。波德莱尔认为自己是漫步城市的浪荡子,是观览城市的鉴赏家,他发现在城市的人群中漫步,反而令他产生无法摆脱的不安、忧郁和孤独。直到今天,波德莱尔笔下的这些“影子”依然跟随在城市的身后。

 

《城市——两个年轻人的目光》,这个展览名称强调的是两位年轻艺术家探讨“城市”这个特殊空间的各自不同的观点及表达方式——参展艺术家王小双和朱佩鸿,分别从不同的视角解析了城市现象,并最终在画布上以不同的视觉语言构建了城市的图像。可以说,王小双是在纵向上挖掘城市深处的灵魂,而朱佩鸿则是在仔细地观察城市的外表;王小双关注个体对城市生活的反思并寻找个体在人群中存在的价值,而朱佩鸿则通过抽象化的手法及客观的、带有距离感的视角呈现城市的扩张、缩小及变迁。朱佩鸿的城市图像如同植物根部一般扎进城市的土壤,并在其中深究、成长。在他的画面中,观众可以感受到所有的华丽精美、珍贵稀有均如玻璃般脆弱、易碎。朱佩鸿的城市图像则让观众联想起吞噬了一切的混沌,画面中的的色彩和线条充分地表达了他对自身生存空间的思考。在王小双的作品中,反反复复出现着同样长相的女人,这一形式旨在描述个体在城市人群中所感到的不安和孤独,以及面对人生的意义所产生的困惑。充斥在王小双画面中的那些表情冷漠的女人们,多少还参杂着一丝丝忧郁。可能她们已经意识到,无论大城市华丽精美的事物有怎样的无穷魅力,也无法阻止一个社会的盲目前进,她们无能为力。这群女人强调了大城市带给我们的不安,其中有一个女人好像在聚光灯下一样,她的存在象征着渴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他们在去个性化的现代社会中,在城市人群中试图恢复个体的价值和意义的人。

 

 

 

现在,这两位年轻艺术家要讲述一段关于城市的故事。

目,是他的“视角” ……

光,是她的“存在” ……

 

 

金美怜(侨福当代美术馆企划总监)


城市——两个年轻人的目光

 

城市图像一般指关于城市浮现在心中的具体意象,有时候也指具体的城市景观。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何谓“城市”?也许,生活在当下城市的人们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出生在城市或长期生活在此。对他们而言,城市就如呼吸的空气,就如长在自己身上的皮肤,就如亲人,无需做出明确的定义。尽管如此,为了了解城市带给我们生活的意义,笔者还是想与大家分享关于城市的思考,并试图通过这样的分享,更好地剖析两位年轻艺术家艺术家——王小双、朱佩鸿对待城市的态度和想法。

 

光鲜的外表、便捷的服务、每日的车水马龙和紧张的生活节奏,以及在人与人间充斥的冷漠和怀疑,这大概就是人们脑海中对城市的普遍印象。我们所熟知的一系列城市现象均是货币经济的衍生物,并在货币经济所强调的交换价值中得以深化。货币经济是城市做出的必然选择,在这种经济模式下,出现了“消费者”这样一个脱离生产和劳动环节的身份;所有物品的使用价值被迅速淡化,最终只保留下其交换价值。在此,笔者之所以简略提及货币经济的出现、劳动和消费的分离以及对交换价值的极端放大,是因为当下的所有大城市均是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的,并且货币经济的影响力还在日益增强,因此货币经济及其相关问题便是解释这些大城市社会现象的核心所在。事实上,人们不断求新的欲望支撑着大城市的运转,而大城市也持续刺激着人们无止境的欲望。城市,也许可以定为便捷和光鲜的代名词,但其绚烂背后是孤独不安、被排斥感以及所谓的“文明疲劳”和忧郁烦躁,这一切与城市如影随形。这也就是说,现代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后,早已放弃了对生命意义的探寻,生活得像一具具失去魂灵的驱壳,在匆匆忙忙中消磨尽所有时光。这令人想起二十世纪早期的文学家波德莱尔对城市生活的描述。波德莱尔认为自己是漫步城市的浪荡子,是观览城市的鉴赏家,他发现在城市的人群中漫步,反而令他产生无法摆脱的不安、忧郁和孤独。直到今天,波德莱尔笔下的这些“影子”依然跟随在城市的身后。

 

《城市——两个年轻人的目光》,这个展览名称强调的是两位年轻艺术家探讨“城市”这个特殊空间的各自不同的观点及表达方式——参展艺术家王小双和朱佩鸿,分别从不同的视角解析了城市现象,并最终在画布上以不同的视觉语言构建了城市的图像。可以说,王小双是在纵向上挖掘城市深处的灵魂,而朱佩鸿则是在仔细地观察城市的外表;王小双关注个体对城市生活的反思并寻找个体在人群中存在的价值,而朱佩鸿则通过抽象化的手法及客观的、带有距离感的视角呈现城市的扩张、缩小及变迁。朱佩鸿的城市图像如同植物根部一般扎进城市的土壤,并在其中深究、成长。在他的画面中,观众可以感受到所有的华丽精美、珍贵稀有均如玻璃般脆弱、易碎。朱佩鸿的城市图像则让观众联想起吞噬了一切的混沌,画面中的的色彩和线条充分地表达了他对自身生存空间的思考。在王小双的作品中,反反复复出现着同样长相的女人,这一形式旨在描述个体在城市人群中所感到的不安和孤独,以及面对人生的意义所产生的困惑。充斥在王小双画面中的那些表情冷漠的女人们,多少还参杂着一丝丝忧郁。可能她们已经意识到,无论大城市华丽精美的事物有怎样的无穷魅力,也无法阻止一个社会的盲目前进,她们无能为力。这群女人强调了大城市带给我们的不安,其中有一个女人好像在聚光灯下一样,她的存在象征着渴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他们在去个性化的现代社会中,在城市人群中试图恢复个体的价值和意义的人。

 

 

 

现在,这两位年轻艺术家要讲述一段关于城市的故事。

目,是他的“视角” ……

光,是她的“存在” ……

 

 

金美怜(侨福当代美术馆企划总监)


links: 设计留学 艺术留学 艺术奖学金 马里兰艺术学院 美国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加州艺术学院 芝加哥艺术学院 艺术留学作品集 艺术留学作品培训 美国艺术留学 罗德岛设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