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G  ART

MENU | EN

真空中的低语


“后现代的杂交是基于一个将大部分特殊变得越来越匀质化的大众文化主干上,就如同我们将不同香精合成在一起的工业糖果。”

—— 尼古拉·博瑞德《根性化》

 

全球化深入发展所推动的信息与商业的不间断交换正在拖动整个社会滑向自动资本主义的漩涡。 新技术, 新交流模式和商业模式产生的共存方式,导致社会化的公共主体性逐渐呈现为自动生长的巨大的共同体。在原有主体性隐没后的真空中,独立和相互适应的个体相互拆解又相互契合。在充满试探性地精细互连的气氛中,一场庞大的结构性运动正在开始。它也越来越显现出资本主义本身的特性——一个外在多元,内在标准化而紧密缩合的共同体。

 

 “。。。。。。他(夏航)摆脱了卡通的幼稚造型,进入新的境界。这一雕塑加游戏的境界,在中国艺术圈中是凤毛麟角般的少见。”

                                                                                                                                               ——隋建国

 

夏航一贯地以嘻哈,玩闹的态度地叙述着自己世界。从最早期的健美猪,阿鲁到充满调侃的Fuck手势系列,他尝试以叛逆性的直觉在一系列富于自己肖像性的作品中寻找自己主体性的特质,这种自省式的创作方式,自然使得艺术家从自身经验出发获得启发。多年来,夏航一直保持着对尤其是那种由多个零件组成的拼接玩具的喜爱。这种童年游戏时顽劣的冲动推动他乐于拆分所想到的全部造型。他把自己的工作室改装成像一个大玩具工厂,将米老鼠,机车,鲨鱼,脊椎,蜘蛛等一股脑地拉进自己的世界,彻底拆分,再根据新的逻辑演变出新的造型。在这种伴随着自我陶醉的快感和对于传统模式拆解的满足中,夏航尝试发现一种在自由个体与公共系统间的密码式的连接方式,是哪一种逻辑,形式,或者它们的混合体,才能满足今天人类情感和外界调整的环境之间的共存的要求呢? 

 

解构,折中与延伸

人们时常会执迷于一种注视之中,一种对于自我的注视,一种位于中心处的注视以及一种彼此的注视。在这种无言的交流中充满了人类自我认知的渴望以及不断质疑各种存在的好奇心. 艺术家凭借简单的直觉和毫无保留的自我内窥,尝试深入人类内化的文化景观的可能。艺术性的身体成为一个吸纳不同文化元素的开放容器。夏航以动物性特质辨识主体性世界,配合毫无差异的机械性精密的分解,在不同个体内部寻找相似性的同时并没有抹去个体原有的意义,而是更加专注于多元体系的内部原有主体间的相互契合关系。以同质化的结构创造不同文化相遇和撞击,这种相互联接而又相互排斥的胶着状态,让人想起德勒兹提到 “多元论 = 一元论”的神奇公式。文化,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温和,折中,模糊含混的态度。在这种几近无根无序的熵状态中,个体更加渴望建立一个明确,稳定,持久的自我世界,一个根植于自身原始冲动的多元共同体。

解构的另一个作用是在各种文化模式之间的真空中建立一个开放系统,在已有审美模式的标准体系之外—— 一个没有被标准化,阶级化的审美范畴之外—— 建造一种独立的混合区间。这直接刺激了艺术家抛弃原有的文化模式,为自己打开往任何方向的欲望之门。  欲望不再具有某种固有模式和方向性,创作者也因为更自由的创作形式而滑向主观主义和自恋的深渊,个体从来没有在如此巨大的空间中拥有释放自己世界的机会。由此,一个在多元主体性之间, 连接而不彼此打扰的开放体系被要求建立起来。如同对脊椎,蚊子,米老鼠,罂粟叶和电锯的跨领域物体的深度拆解,不仅强调了艺术家的个人视角,也使得物体原有的领域变得富于流动性和易于移植。

这如同尼古拉.波黑尤德曾经在《根性化》中谈及文化储存的概念,他在持续发展了德勒慈的根茎理论后谈到,草从中间生长,任何的来和去都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人类在中间聚集,从中心生长,根性已经不可确定。 解构方式在不同的个体之间建立了内部一直性原则和无差别共享的可能性,多元个体不断地相遇,这不仅带来了异质文化的混合,也造成整个文化系统性的延伸。

流动能量与趣味判断的条件

处于熵状态的社会状态动摇了个体和一个原有社会体系间结构性的紧密性。无规则限制导致了自由主义原则和叛逆性动机无限刺激了艺术家的创作力,加剧了对于系统破坏性地拆解和个体摆脱旧制度的冲动。艺术家脱离原来固有生活的内轨,自由落体般滑入炙热,混沌,处于分子动力学状态中的社会。但是在这种几近无序无根的混沌的状态中弥漫着夏航经常谈到的“令人痴迷的能量”。这些钢铁拼合的隼卯结构表面,配以电镀表面不断变化的影像形象化地强调了解构过程中能量流动的概念,进而尝试说明当代社会化开放的影像系统特质和个体共存的心态。它即象征性地在社会系统内部扮演了文化工业化的角色,也肩负了新的社会慰籍和重新组合的功能。一个个体自由创作的文化工业时代即将来临。电镀表面光滑丝质地流动的影像,乳汁般的渗透感,让人隐隐看到文化内个体间建立无隔阂连接时所具有的均匀性和延展性。艺术家以此重申,今天的审美趣味之判断正是基于一个共存世界的条件,一个社会的世界,一个主体间相互交流的世界,而不再是怀疑论和悲剧的世界论调。这将是基于一个由开放性技术和自由交换所建立的“永恒开放”系统。


个体还原和杂交生态 —全新的自我意识和新形现代社会的渴望

对模式的分解, 为个体的还原和景观再造创造了可能性。个体不再屈从于固有的范式,自然情感从原有价值体系中挣脱出来,为海德格尔所谈论的在位于公共领域中的个体的存在的“敞开状态”提供了条件。夏航尝试借助解构的方式在个体和公共景观的缝隙之间提供一个根性的连接,建立了海德格尔的个体的敞开世界和公共领域(景观)之间的对应沟通。

个体和公共景观在相互嵌入的过程中渴望一种根性的连接和相互修正。 夏航创作的在能量场中诞生的新生物,如同一种东方式的文化尝试即 --- 通过将多元文化和记忆景观重新在机械性身体中根植和融合,尝试获得在东方气氛下身体,系统和多元文化共存基础。

在从未真正实现过“文化融合”的历史中,新生艺术总是充满了对变革的渴望和破坏的冲动。夏航,一个在黑暗中孤独,顽劣,喃喃自语的独行者,以解构的方式在混沌的社会缝隙中为绝对自由的愿望寻找一个栖身之所,一个融合个体经验,情感和信息的杂交体系。在类似于后达尔文主义的社会和近乎动物性的自然法则下,身体成为原始冲动和多元社会结构性地粘接桥梁,它必然充满了随机性生长的可能性。艺术家不屈尘世的羁绊,独自追求生命质量的态度暗含了理想主义者的典范,其本身所折射的生命冲动,及其在层层激情包裹下的私密,抒情,自省的生活状态,也许正是当代个体在东方精神下建造社会共同体的核心动力和理想的存在模式。如何重建一个的共同体,以及如何在个体间维持彼此独立再生的联系,已经成为今天亚洲艺术家所不可回避的问题。

 

本地趋势与全球化经验

碎片化的景观已经不再是新鲜的概念,而将重拾碎片也许是未来更加重要的工作。多元相对主义原则曾经使社会放弃原有的统一标准,旧式公共价值体系已经深刻动摇。人类社会原有的景观并没有毁灭,只是在丢弃了现代主义的模式化和崇高化的标准后继续疯长。

那些抱有本质主义情节的年轻人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不断摸索,渴望建立起一个持久而稳定的共存。在这场庞大的结构性运动中,夏航以包裹在流动影像中的解构系列,在真空地带,尝试实现传统自然哲学框架下的“自我”意识和现代社会环境的依存方式—— 一个在以释放原始欲望为满足条件的自然主义哲学和全球化后期的自动资本主义之间的双向开放系统。 这种深切的观察,使艺术家以本地视角介入全球公共问题,为新一代的创造者提供了全球化语境下的阅读方式。通过年青一代在激进社会中的自适应,再现东方社会深度参与全球化进程中经历的主体性变革。在一个基于新技术和新生活模式构建的未来文化景观中,在不断变化的人类主体性以及持续扩散,自治的社会系统之间,一个在真空中双向生长的开放系统将成为激发文化流动的重要条件。年轻的个体正在向这个趋势转变,一种新的生物将成为世界的主角。开放性原则正在引发最大胆的文化相互渗透和积累,它将是一个永恒开放,变动中的世界,并且以全新敞开的视角继续延伸。

 

 

——苏磊

2016年5月27日


真空中的低语


“后现代的杂交是基于一个将大部分特殊变得越来越匀质化的大众文化主干上,就如同我们将不同香精合成在一起的工业糖果。”

—— 尼古拉·博瑞德《根性化》

 

全球化深入发展所推动的信息与商业的不间断交换正在拖动整个社会滑向自动资本主义的漩涡。 新技术, 新交流模式和商业模式产生的共存方式,导致社会化的公共主体性逐渐呈现为自动生长的巨大的共同体。在原有主体性隐没后的真空中,独立和相互适应的个体相互拆解又相互契合。在充满试探性地精细互连的气氛中,一场庞大的结构性运动正在开始。它也越来越显现出资本主义本身的特性——一个外在多元,内在标准化而紧密缩合的共同体。

 

 “。。。。。。他(夏航)摆脱了卡通的幼稚造型,进入新的境界。这一雕塑加游戏的境界,在中国艺术圈中是凤毛麟角般的少见。”

                                                                                                                                               ——隋建国

 

夏航一贯地以嘻哈,玩闹的态度地叙述着自己世界。从最早期的健美猪,阿鲁到充满调侃的Fuck手势系列,他尝试以叛逆性的直觉在一系列富于自己肖像性的作品中寻找自己主体性的特质,这种自省式的创作方式,自然使得艺术家从自身经验出发获得启发。多年来,夏航一直保持着对尤其是那种由多个零件组成的拼接玩具的喜爱。这种童年游戏时顽劣的冲动推动他乐于拆分所想到的全部造型。他把自己的工作室改装成像一个大玩具工厂,将米老鼠,机车,鲨鱼,脊椎,蜘蛛等一股脑地拉进自己的世界,彻底拆分,再根据新的逻辑演变出新的造型。在这种伴随着自我陶醉的快感和对于传统模式拆解的满足中,夏航尝试发现一种在自由个体与公共系统间的密码式的连接方式,是哪一种逻辑,形式,或者它们的混合体,才能满足今天人类情感和外界调整的环境之间的共存的要求呢? 

 

解构,折中与延伸

人们时常会执迷于一种注视之中,一种对于自我的注视,一种位于中心处的注视以及一种彼此的注视。在这种无言的交流中充满了人类自我认知的渴望以及不断质疑各种存在的好奇心. 艺术家凭借简单的直觉和毫无保留的自我内窥,尝试深入人类内化的文化景观的可能。艺术性的身体成为一个吸纳不同文化元素的开放容器。夏航以动物性特质辨识主体性世界,配合毫无差异的机械性精密的分解,在不同个体内部寻找相似性的同时并没有抹去个体原有的意义,而是更加专注于多元体系的内部原有主体间的相互契合关系。以同质化的结构创造不同文化相遇和撞击,这种相互联接而又相互排斥的胶着状态,让人想起德勒兹提到 “多元论 = 一元论”的神奇公式。文化,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温和,折中,模糊含混的态度。在这种几近无根无序的熵状态中,个体更加渴望建立一个明确,稳定,持久的自我世界,一个根植于自身原始冲动的多元共同体。

解构的另一个作用是在各种文化模式之间的真空中建立一个开放系统,在已有审美模式的标准体系之外—— 一个没有被标准化,阶级化的审美范畴之外—— 建造一种独立的混合区间。这直接刺激了艺术家抛弃原有的文化模式,为自己打开往任何方向的欲望之门。  欲望不再具有某种固有模式和方向性,创作者也因为更自由的创作形式而滑向主观主义和自恋的深渊,个体从来没有在如此巨大的空间中拥有释放自己世界的机会。由此,一个在多元主体性之间, 连接而不彼此打扰的开放体系被要求建立起来。如同对脊椎,蚊子,米老鼠,罂粟叶和电锯的跨领域物体的深度拆解,不仅强调了艺术家的个人视角,也使得物体原有的领域变得富于流动性和易于移植。

这如同尼古拉.波黑尤德曾经在《根性化》中谈及文化储存的概念,他在持续发展了德勒慈的根茎理论后谈到,草从中间生长,任何的来和去都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人类在中间聚集,从中心生长,根性已经不可确定。 解构方式在不同的个体之间建立了内部一直性原则和无差别共享的可能性,多元个体不断地相遇,这不仅带来了异质文化的混合,也造成整个文化系统性的延伸。

流动能量与趣味判断的条件

处于熵状态的社会状态动摇了个体和一个原有社会体系间结构性的紧密性。无规则限制导致了自由主义原则和叛逆性动机无限刺激了艺术家的创作力,加剧了对于系统破坏性地拆解和个体摆脱旧制度的冲动。艺术家脱离原来固有生活的内轨,自由落体般滑入炙热,混沌,处于分子动力学状态中的社会。但是在这种几近无序无根的混沌的状态中弥漫着夏航经常谈到的“令人痴迷的能量”。这些钢铁拼合的隼卯结构表面,配以电镀表面不断变化的影像形象化地强调了解构过程中能量流动的概念,进而尝试说明当代社会化开放的影像系统特质和个体共存的心态。它即象征性地在社会系统内部扮演了文化工业化的角色,也肩负了新的社会慰籍和重新组合的功能。一个个体自由创作的文化工业时代即将来临。电镀表面光滑丝质地流动的影像,乳汁般的渗透感,让人隐隐看到文化内个体间建立无隔阂连接时所具有的均匀性和延展性。艺术家以此重申,今天的审美趣味之判断正是基于一个共存世界的条件,一个社会的世界,一个主体间相互交流的世界,而不再是怀疑论和悲剧的世界论调。这将是基于一个由开放性技术和自由交换所建立的“永恒开放”系统。


个体还原和杂交生态 —全新的自我意识和新形现代社会的渴望

对模式的分解, 为个体的还原和景观再造创造了可能性。个体不再屈从于固有的范式,自然情感从原有价值体系中挣脱出来,为海德格尔所谈论的在位于公共领域中的个体的存在的“敞开状态”提供了条件。夏航尝试借助解构的方式在个体和公共景观的缝隙之间提供一个根性的连接,建立了海德格尔的个体的敞开世界和公共领域(景观)之间的对应沟通。

个体和公共景观在相互嵌入的过程中渴望一种根性的连接和相互修正。 夏航创作的在能量场中诞生的新生物,如同一种东方式的文化尝试即 --- 通过将多元文化和记忆景观重新在机械性身体中根植和融合,尝试获得在东方气氛下身体,系统和多元文化共存基础。

在从未真正实现过“文化融合”的历史中,新生艺术总是充满了对变革的渴望和破坏的冲动。夏航,一个在黑暗中孤独,顽劣,喃喃自语的独行者,以解构的方式在混沌的社会缝隙中为绝对自由的愿望寻找一个栖身之所,一个融合个体经验,情感和信息的杂交体系。在类似于后达尔文主义的社会和近乎动物性的自然法则下,身体成为原始冲动和多元社会结构性地粘接桥梁,它必然充满了随机性生长的可能性。艺术家不屈尘世的羁绊,独自追求生命质量的态度暗含了理想主义者的典范,其本身所折射的生命冲动,及其在层层激情包裹下的私密,抒情,自省的生活状态,也许正是当代个体在东方精神下建造社会共同体的核心动力和理想的存在模式。如何重建一个的共同体,以及如何在个体间维持彼此独立再生的联系,已经成为今天亚洲艺术家所不可回避的问题。

 

本地趋势与全球化经验

碎片化的景观已经不再是新鲜的概念,而将重拾碎片也许是未来更加重要的工作。多元相对主义原则曾经使社会放弃原有的统一标准,旧式公共价值体系已经深刻动摇。人类社会原有的景观并没有毁灭,只是在丢弃了现代主义的模式化和崇高化的标准后继续疯长。

那些抱有本质主义情节的年轻人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不断摸索,渴望建立起一个持久而稳定的共存。在这场庞大的结构性运动中,夏航以包裹在流动影像中的解构系列,在真空地带,尝试实现传统自然哲学框架下的“自我”意识和现代社会环境的依存方式—— 一个在以释放原始欲望为满足条件的自然主义哲学和全球化后期的自动资本主义之间的双向开放系统。 这种深切的观察,使艺术家以本地视角介入全球公共问题,为新一代的创造者提供了全球化语境下的阅读方式。通过年青一代在激进社会中的自适应,再现东方社会深度参与全球化进程中经历的主体性变革。在一个基于新技术和新生活模式构建的未来文化景观中,在不断变化的人类主体性以及持续扩散,自治的社会系统之间,一个在真空中双向生长的开放系统将成为激发文化流动的重要条件。年轻的个体正在向这个趋势转变,一种新的生物将成为世界的主角。开放性原则正在引发最大胆的文化相互渗透和积累,它将是一个永恒开放,变动中的世界,并且以全新敞开的视角继续延伸。

 

 

——苏磊

2016年5月27日


links: 设计留学 艺术留学 艺术奖学金 马里兰艺术学院 美国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加州艺术学院 芝加哥艺术学院 艺术留学作品集 艺术留学作品培训 美国艺术留学 罗德岛设计学院